东决一番战,热火在第三节用一波流带走了凯尔特人相比于带走比赛的方式,我更吃惊于热火为何在上半场没有确立领先优势。这并没有不尊重凯尔特人的意思,只不过就本场比赛而言,热火的优势过于鲜明,对他们来讲,缺少了霍福德的凯尔特人,就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任由他们宰割。如果你不相信,让我们先来看一组凯尔特人的防守对位:罗威对塔克、格威对阿德巴约。这是印着乌度卡标签的防守对位——“4、5号位在防守端互换”,从篮网到雄鹿,从雄鹿到热火,乌度卡似乎想用“这一招鲜打遍东部”看完对位再看防守策略,不得不承认乌度卡就是在赌!上半场罗威面对季后赛三分命中率高达48.5%的塔克竟然选择完全龟缩篮下,对他采取放养似的防守策略;防守阿德巴约的格威身高劣势显而易见,只能通过猛顶其下盘弥补身高上的劣势。这一场赌局,乌度卡赢了开场的24分钟,却输掉了最关键的12分钟。下半场一开始,上半场表现萎靡的塔克和阿德巴约开始发难首先是塔克,他重新捡起了三分技能包,开始主动尝试外线投篮。考虑到他惊人的命中率,罗威毫不犹豫从内线如猛虎下山般扑将出来,这时候绿军内线门户大开,巴特勒和阿德巴约开始疯狂冲抢前场篮板,获得了大量二次进攻的机会。在塔克增加进攻侵略性的同时,阿德巴约也支棱起来了,他主动持球杀向内线,在格威的头上完成进攻,格威望着破空而去的篮球顿时泪奔,朝着乌度卡不禁大声喊叫:“臣妾,防不了啊!”

此时站在场边的乌度卡该多怀念霍福德?如果霍福德在场,乌度卡既可以选择让他站在外线贴防塔克,让罗威杵在篮下保护篮筐;也可选择让他在内线顶住阿德巴约,让罗威扑出去罩住塔克。无论选择以上哪一种策略,既可以守住塔克又可以锁死阿德巴约还能保护篮筐,真可谓一石三鸟!

诚然,不能把凯尔特人失败的原因全部归结于防守。下半场,凯尔特人的进攻也出现了问题,面对热火的二三联防,凯尔特人的思路渐渐混乱了,塔图姆、布朗不仅不再像上半场那样通过无球换防强吃热火的防守弱点斯特鲁斯,也不再利用传导球在外线寻找空位的机会,反而屡次选择将球送往内线

这正中了热火的下怀,只要罗威在内线接到球,热火的联防阵型立即收缩,文森特这个老六由下而上直接把球从罗威手里盗走,凯尔特人开始频频出现失误,此时,热火苦练了一个赛季的反击逐渐发挥成效。作为进攻时机掌控第一人,巴特勒简直冷静的可怕,他把球牢牢掌控在自己手里,绝不在外线浪投,而是选择直杀篮下博取犯规,一举帮助热火反超了比分图片

不过分的说,本场比赛,“看似啥也不行,实则什么都会”的巴特勒给年轻的塔图姆上了一课,下半场他所呈现出来的老、辣、狠、绝是塔图姆完全不具备的。看着上半场已经轰下62分的凯尔特人,你很难通过一场比赛就否定这支球队,但想要赢得胜利,这支失去了霍福德的凯尔特人必须要寻求改变,这一改变的发起人和策动人应该是、也必须是塔图姆

基于热火遇挡拆无限换防的策略,塔图姆通过上半场比赛已经证实,他可以通过无球挡拆换到阿德巴约或斯特鲁斯甚至是文森特的面前,利用身高、移动速度来击溃对方,此举让他在半场就砍下了21分。但是下半场塔图姆却突然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他不再利用错位的优势去打击热火的防守,而是更多的选择把球传出去让队友来完成终结,这是凯尔特人下半场进攻失势的重要原因。凯尔特人G2想要取胜,塔图姆必须要自身增强进攻的侵略性

除了塔图姆这一点,乌度卡对于罗威在防守一端的使用以及针对热火挡拆的防守策略应该有所调整。在霍福德尚未归队之前,乌度卡完全可以放弃一贯秉承的内线错位的防守方式,G2让传统中锋罗威去对位阿德巴约,让格威去对位有外线威胁的塔克

在G1中,罗威遇见热火后卫发动挡拆配合,选择先上来延误,然后立刻回收保护篮下;而面对热火的锋线挡拆(特别是塔克和巴特勒挡拆)则选择立即换防,这给予了巴特勒大量点名单打罗威的机会。G2一战,罗威在防守挡拆的时候应该尽量减少换防,出来延误一步立即回收篮下,此种防守方式既可以保护篮筐又不会被巴特勒一对一约谈

G1的试探一战,凯尔特人率先折戟,在没有主场优势的情况下,G2背水之战,乌度卡该亮剑了

作者 85820130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